最新信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 正文

我在巫山志愿服务的日子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7-06-19 来源:本站 浏览:次 字号: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初识巫山,源于唐代诗人元稹的这首《离思五首.其四》诗。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北方人的职业生涯会从诗中的巫山起步。

                  初到巫山

  2006年7月,怀揣着青春的激情与梦想,带着对巫山云雨的美景与巫山神女传说的向往,我有幸作为一名西部计划大学生志愿者,到巫山参加为期2年的志愿服务活动。经过一天一夜的行程,7月19日下午5点到达了重庆火车站,一下火车,顿时被潮湿闷热的空气所包裹,身上的衣服很快就湿透了。出了火车站,来不及欣赏重庆的美景,便搭车急匆匆地赶往朝天门码头,晚上9点半,由重庆开往巫山的游船终于起航了。

  由于是第一次坐船,我的心情相当激动,虽然已经坐了很久的火车,但当我登上开往巫山游船的那一刻,旅途所有的疲乏困倦顿时消失殆尽。我们一行五人把行李在船舱内放好之后,便来到了甲板上迎面吹着温润而潮湿的江风,欣赏沿江两岸的夜景。

  7月23日凌晨1点30分,游船终于到达巫山码头。我们提着沉重的行李,走过了169个台阶,坐车到达了市政广场。在广场西边的台阶旁,度过了来巫山的第一个夜晚。

  天刚蒙蒙亮,广场下面马路上的汽车、摩托车和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夜晚的宁静也开始被白天的喧哗而取代。在广场上,锻炼身体的人也越来越多,跳舞的、练剑的、跑步的……此时我才有时间仔细欣赏周围的环境:庄严而高大的政府办公大楼、超市、银行、饭店、酒吧……处处高楼林立,不见一处低矮的平房,我深深被眼前这座新搬迁的巫山县城所吸引。

  早晨8点半,我们一行四人按照要求到巫山县人民法院报到,晚上柳院长及其他院领导和第二人民法庭的何庭长一起为我们举行了欢迎仪式。

  “你们河北来的大学生到我们巫山法院来服务,这还是第一次。我们这里很需要你们这些年轻又有学识的大学生,你们能下定决心,来到我们这个偏远落后的贫困县,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是要走好以后的道路更加不易,更大的困难还在前面。有了你们在这里吃苦锻炼的经历,以后你们在其他任何地方工作,这对于你们来说,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相对院里,下面法庭的工作条件还要艰苦些,希望你们做好吃苦的准备。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服务期满后,能在这块土地上扎根、发芽……”柳院长对我们说到。

  “没关系,我们早就做好里吃苦的准备里,来这里就是要到最基层、最艰苦的地方去,那样我们才能得到锻炼,请领导放心……”我回答到。

  “你们四人当中需要有一个人去第二人民法庭,其他三人在执行庭。这是执行庭的张庭长,那个是二法庭的何庭长,你们看谁下去?”柳院长问到。

  “我下去。”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到。

  参加巫山的志愿服务正式开始了。

                 初下法庭

  巫山县法院第二人民法庭位于官渡镇。虽然当初领导曾经对我说过,法庭条件相对比较差,但是看到法院那高大的办公大楼,宽敞的办公环境及县城那崭新的容貌和繁华的景象,我心想再差也不会差到那里去。

  心里虽然有准备,可是当我到达第二法庭时,还是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一栋三层办公小楼紧邻着一幢贴满大红瓷砖的新起的四层高大住宅楼,相比之下,法庭的办公楼更显得那么矮小,那么破旧不堪。办公室窗框上油漆的颜色已经褪去,处处是被小虫啃噬的窟窿眼儿,几根细钢筋做成的防护网已经被风雨所侵蚀,锈迹斑斑,窗户也关不严实,窗户的顶端被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包围着。二三楼的窗户玻璃也是支离破碎,不是这块已经破裂,就是那块有长长的裂缝,之间贴在玻璃上的报纸成了天然的挡风屏障。

  走进办公室,两张办公桌和一个办公文柜就占据了屋子的一半,一台泛着浅黄色的“奔腾三”老式电脑又挤占了本已显得拥挤的空间;办公桌早已分辨不出原来的颜色,桌面到处坑坑点点;墙面已经一片一片的脱落,唯一显得鲜艳的是挂在墙上的一排奖状……我的心微微一颤。

  何庭长也许是注意到了我脸上的表情,猜透了我内心的想法,便笑着对我说:“小赵,这里的条件比你想的还要差些吧?不过没关系,咱们新的法庭正在建设中,明年就可以盖好,到时候办公条件就会好了。”

  “呵呵,比我当初想象的要差一些,不过你们都在这里工作这么久了,我肯定也没问题的”我回答道。

  何庭长把对门办公室的同事一一介绍后对我说:“以后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就跟我们说,工作上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们,我们这里就是一个大家庭。另外,我的普通话说的不行,我可以跟你学习普通话……”。

  哈哈……,顿时,心中的那份失落与生疏感烟消云散。

                法庭工作小记

  第二人民法庭是巫山法院管辖范围最大的一个法庭,所辖范围辽阔(管辖官渡镇、抱龙镇、铜鼓镇、庙宇镇、红椿乡、邓家乡、笃坪乡),几乎囊括了巫山县整个江南片区,人口也占了全县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办案人员少,案件多是法庭面临的最大困难,因此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

  为了能让我尽快熟悉这里的工作,在同事的帮助下,他们教我从填写立案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开庭传票等最基本工作开始做起。在他们开庭的时候,只要有时间,我就在下面旁听,并学着记庭审笔录,等开完庭后,我再把我在下面记的笔录跟他们的笔录相对照,从中找出我的不足。他们下乡串村送达法律文书的时候,我也跟他们一起去,争取和村里的老百姓多接触,多交谈,多了解,以便让自己尽快熟悉当地的方言,能和老百姓顺利的进行交流。

万事开头难。第一次坐在书记员的座位上开始记一个离婚案件的笔录时,心里还是有些发慌。开庭前,审判员特意征询对原、被告及其代理人能否用普通话开庭,由于双方都是年轻人,都欣然答应。然而法庭调查及辩论时,原、被告双方不经意间就改为巫山的口音了,即使他们讲普通话,也是带着浓重的巫山口味儿。为此,审判员只好把双方当事人的话再给我重复讲一遍。特别是法庭辩论时,双方当事人的语速不但快,而且都是巫山话,急的我根本记录不下来。一个简简单单的离婚案件,一说二重复三总结,将近开了整整一上午的庭。等最后核对笔录的时候,发现把“项目”写成“行目”,“荣”写成“永”,“手续”写成“手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庆人讲普通话” ,我算是真正领会这句话的含义了。

  由于山高路远,道路艰险,最远的村庄距离法庭达一百多公里,为了及时将起诉状副本及相关法律文书送达给当事人,何庭长常常是亲自下乡。记的在一场冬雨过后的第二天,上午开完庭后,匆匆吃过午饭便跟着何庭长去送达一起离婚案件的起诉状副本及其它法律文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车子来到了被告方所住的山脚下,经过打听却被告知上山的路汽车不能通行。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山,我们只好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往上爬。快到半山腰时,泥泞的小路上竟然铺着一层厚厚的白雪。温度越来越低,身体越来越冷,刚开始还能感觉到脚疼痛的感觉,等到达被告家里时,双脚已经被冻的没有了知觉。当我们把起诉状副本送达给被告,并向被告方详细讲解了相关法律情况后,被告说什么也要给我们做饭吃。我们婉言谢绝后,便连忙往山下赶,路上摔了多少跤,我们也记不清了。等我们赶回法庭时,天已经黑了。也许被告深深的被我们这种工作的热情所感动,此案最终得到圆满的解决。

  “平等、友爱、团结、互助”的志愿精神,我时刻牢记在心。时间是短暂的,收获却是丰硕的。在巫山志愿服务的两年时光,必将在我人生的旅途上留下难忘的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