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执行聚焦 > 执行快报 > 正文

巫山法院:执行法官锲而不舍 七年“骨头案”终执结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20-09-28 来源: 浏览:次 字号:

 

经过七年的努力找寻、五个多月的沟通磋商,近日,巫山县人民法院终于为申请人刘某兑现了十六年前的伤残赔偿,结束了刘某多年的奔波之苦,诉执之累。

忽视安全风险,双目遭受重创失明

2004年4月23日,刘某在石某某、刘某军非法开办的采石场作业时,不慎被炮炸伤,眼部遭受重创,双目完全失明。对刘某来说,无疑是整个人生都变暗了。几经波折,直到2011年10月26日,刘某才向法院起诉二人,巫山法院依法审理后,于2012年5月10日作出判决:由被告刘某军、石某某共同赔偿原告刘某各项损失共计41万余元。

被执行财产难查,被执行人难找

判决生效后,二被告未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刘某于2012年8月29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受理后快速启动执行程序,对二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进行了详尽的调查,但二被执行人名下早已变得一干二净。法院多次到二被执行人户籍地、居住地查找也未发现二被执行人的行踪下落。原来刘某受伤之后,石某某与刘某军相互推诿,二人将石场机器设备处置之后就玩起了失踪。

2013年2月18日,法院经过多方打听查找,将被执行人石某某找到,因其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赔偿义务,法院依法对其司法拘留15日。石某某在被拘留之后,长期外出务工,拒不露面配合法院执行工作。另一被执行人刘某军更是举家搬走,去向不明,执行工作陷入困境。

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法院千方百计地查找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和行踪下落,耐心接待刘某的来电来访,不敢有丝毫懈怠,均未寻获有效执行信息。自刘某受伤之后,家庭顶梁柱遭受重创,生活难以维持。考虑到申请人的特殊情况,全市三级法院先后给予了申请人刘某不同层次的司法救助。但刘某依旧无理取闹,将执行不能的风险强加于法院,多次缠闹执行干警,硬要法院按照判决书垫付全部案款。

发现部分执行线索,工作依旧陷入被动

2019年2月26日法院通过“总对总”查控系统再次对被执行人刘某军、石某某的财产进行了查询,被执行人石某某名下仍一无所有,查得被执行人刘某军名下有存款28000多元。执行六年以来第一次有所兑现,但该笔案款对双目失明多年的刘某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2020年3月25日中午,巫山法院第二人民法庭干警给执行局打来电话,称被执行人石某某已回到官渡老家,执行法官顾不上吃饭火速前往将其带回法院,敦促其立即想法履行赔偿义务。但石某某表示一是没钱,二是在没找到本案另一被执行人刘某军之前也不会主动想法履行,否则宁愿再次被拘留。鉴于本案情况特殊,承办人将案情逐级上报,综合考虑之后,在保证石某某能够随传随到的情况下,让石某某先行回家想法筹款。

但本案另一被执行人刘某军全家已搬走十多年,音讯全无,在本地又无亲戚朋友,要想找到被执行人刘某军,谈何容易,执行工作再度陷入僵局。

顺藤摸瓜再找人,趁热打铁促案结

承办法官在分析最后一次查询结果时发现,被执行人刘某军在某银行新开了一个银行账户。执行法官通过银行账户的开户网点和预留的联系方式顺藤摸瓜地联系上了刘某军的家人。经过耐心地劝导说教,刘某军终于接听了执行法官的电话。法院趁热打铁,在此后长达五个月的时间内,两名执行干警与双方当事人电话沟通交流数十次,通过解读法律、讲解政策、谈论道理、细说情理,终于打开了双方当事人的心结,消除了当事人多年以来的隔阂。

2020年9月22日,双方当事人终于达成执行和解,二被执行人按照和解方案当庭兑现了全部案款。至此,一件历时七年的骨头案终于被完全啃掉。

友情链接